天然绿色原生态------喜看《甲骨文书法鉴真》

2018-11-21 11:35 人评论

黄宾虹先生认为“画法用笔线条之美,纯从书法而来”。难怪他绘画之外,对书法如此重视,尤其是对上古篆文特别重视。还给我们留下了这样的经验之谈:“凡是天生的东西,没有绝对的方或圆,拆开来看,都是由许多不齐的弧三角合成的。三角的形状多,变化大,所以美。”又说: “要不齐之齐,齐而不齐,才是美。《易》云:‘可观莫如木。’树木的花叶枝干,正合以上所说的标准,所以可观。这在中国很早的时候,便有这种认识了。” “不齐之齐乃大美”,那么,甲骨文字不也正好暗合黄宾虹先生所说的“不齐之齐,齐而不齐”、“由许多不齐的弧

黄宾虹先生认为“画法用笔线条之美,纯从书法而来”。难怪他绘画之外,对书法如此重视,尤其是对上古篆文特别重视。还给我们留下了这样的经验之谈:“凡是天生的东西,没有绝对的方或圆,拆开来看,都是由许多不齐的弧三角合成的。三角的形状多,变化大,所以美。”又说: “要不齐之齐,齐而不齐,才是美。《易》云:‘可观莫如木。’树木的花叶枝干,正合以上所说的标准,所以可观。这在中国很早的时候,便有这种认识了。” “不齐之齐乃大美”,那么,甲骨文字不也正好暗合黄宾虹先生所说的“不齐之齐,齐而不齐”、“由许多不齐的弧三角合成的”这个标准吗?

    有人就曾论述过,吴昌硕先生画中的一些“女字结构”、“乍字结构”等,即是源自古老的石鼓文字。所谓画不离书,书不离意,意不离人。自然、人、书法本是一体的,是由相同的元素构成的。其实,追根究底,书法之道总是由书及人、由人及五行、由五行及天地、由天地及自然,全息演化人天意象。我们的祖先从造字伊始,就重视“传达信息,启迪心灵”,从而开启子孙后代的智慧之门,使之不断进化完善,并保持天人合一的大境界(而不是沦为文字的奴隶)。在甲骨文时代,记录、传递信息是十分神圣的大事,往往要沐浴恭书,以示敬畏。通过这样的仪式,心灵经过了净化,内心的元音才能充分展发。如果倒置了本末,就会从“天人合一”的大境界退回到“后天意识”的小情趣。据传,弘一法师常在作书前三天要沐浴斋戒,然后焚香、净手,把笔作书。林散之先生也有作书前先入静、沐手的习惯。

    回顾历代的书法可以发现,大致汉唐以后,诸体书法中特别是篆书一脉,更是日趋规整,至近代益加整饬,逐渐远离了自然意趣、人天意象。

    当下的艺术圈里,入展入会、获奖得利似乎已经演变为创作的主要动力,乃至揣摩评委、摆弄作态、形式主义泛滥。正在远离神圣敬畏。作者的创造力、想象力仿佛被无形的力量拘限了,不时地出现“复制大流行”。

    烂漫多姿的甲骨文中正蕴含著丰富的“天然活性”,是大有开发前景的“纯天然绿色保健品”。长期摄食,不但有利于恢复书家的天然元气,而且还可得以激活和带动其它诸体书法的“生态活性”。因此,我们大可不必因为迎合实用、计较字数等非艺术的因素,而错过了这遍大有开发前景的“原始森林”。

    笔者涉足此道十多年,一直苦于其资料的匮乏和难得,每常深为叹息。书店偶见甲骨文资料,大多不尽人意。字典类的,基本是“手工摹写版”。作品类的,或者用字欠可靠,或者写得刻意、偏差而远离了原生态。偶尔一见的影印本,也已被手术整容一过。记得有次借到一个日本版放大甲骨文复印本,就视为意外觅到的“美食”了。

    著名书法家、理论家邱振中先生在他的学术新著《神居何所》中有这样的论述:“‘神’的获取、感受,都是极不容易做到的,由此可以推知‘神’所寄寓的,一定是形式中极细微的部分------”、“微形式局部的、细微的变化却会带来对‘神’巨大的伤害------” 由江苏省甲骨文学会理事杨红卫、杜志强编著,安徽黄山书社出版的《甲骨文书法鉴真》一书,利用现今的先进的技术,最大限度地保留了这个“神”所居住的微形式,是一个名符其实的“绿色环保产品”。

    信息与物质、能量一起被公认是现代人赖以生存的三大支柱。我们如果不重视信息,就会处处局限自己,落后于人。同样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工具是我们头脑和手足的延伸扩展,更是事业成功的利器。长期从事于甲骨文研究、创作的杨红卫、杜志强,有感于目前甲骨文出版物的落后、匮乏,历经八年,五易其稿,利用目前最为先进的技术对现有的资料进行分析、整理、加工,始成这本被业内行家赞誉的“中国第一部原生型甲骨文书法字典”。

    江苏省甲骨文学会特邀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江苏省甲骨文学会名誉会长、古文字学家史树青先生和南京大学教授、江苏省甲骨文学会顾问、古文字学家洪家义先生为《鉴真》书稿系统进行审稿、把关。《鉴真》全书共351页,正文部分共310页,收字头1165个,其中单字合计1109例,合文合计56例,按笔画数量编次,并备有《笔画检字表》和《拼音检字表》。这本《甲骨文书法鉴真》既可供甲骨文书法爱好者学习临摹,也可提供检索原生型甲骨文文字。书中一个个天趣灵动、清晰逼真的“原生型甲骨文文字”让我爱不释手,捧读再三。与那个曾经“觅食”到的日本版“快餐”相比,真可谓是配给齐全的“大餐”了,怎不让人欣喜加兴奋?!

上一篇:罗振玉甲骨文书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