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振玉甲骨文书法

2018-11-21 11:34 人评论

罗振玉(1866-1940),初名振钰,字叔宝。式如,后改名振玉,字叔蕴、叔言,号雪堂。贞松,义号贞松堂,自署贞松老人。永丰乡人、仇亭老民。祖居浙江上虞,清同治五年(1866年)生于江苏淮安,曾在京都任学部参事,京师农科大学堂农科监督学,辛亥革命后逃亡日本,“九一八”事变后任伪满监察院院长。他一生勤于治学,著述不辍,平生著书130余种,刊印书籍百余种。对中国历代史料的保存,敦煌文卷的整理,汉晋木简的研究,尤其是对甲骨文的搜集。收藏、考释、传播等方面,作出了杰出的贡献。1921年他从日本回国,寓居

罗振玉(1866-1940),初名振钰,字叔宝。式如,后改名振玉,字叔蕴、叔言,号雪堂。贞松,义号贞松堂,自署贞松老人。永丰乡人、仇亭老民。祖居浙江上虞,清同治五年(1866年)生于江苏淮安,曾在京都任学部参事,京师农科大学堂农科监督学,辛亥革命后逃亡日本,“九一八”事变后任伪满监察院院长。他一生勤于治学,著述不辍,平生著书130余种,刊印书籍百余种。对中国历代史料的保存,敦煌文卷的整理,汉晋木简的研究,尤其是对甲骨文的搜集。收藏、考释、传播等方面,作出了杰出的贡献。1921年他从日本回国,寓居天津,开始用已释的甲骨文字集联,其手书的《集殷墟文字楹帖》153条,真正把甲骨文字引导到书法园地,可谓是最早的甲骨文书法集。罗振玉的书法早年临习欧颜,兼习金文及刻石小篆,基础扎实,功力至深。中年后得见甲骨文字,书风为之一变,对甲骨文心追手摹,照原拓临习临写。他的甲骨文书法大致有两种形式,一为甲骨文原刻临作;二为甲骨文集字书法。如例图一。系罗振玉的临作书法,例图二则是他的集字书法。两件书作风格相近,呈端庄大方,工致典雅。字形修长以纵取势。字体结构十分谨严,一丝不苟大小整齐,线条点画之间匀称平衡,协调统一,参以玉箸篆圆韵丰满的小篆笔意,刚劲挺拔,方圆相齐。这种风格的甲骨文字,与董作宾断代分期的第一期。第五期严整工稳一路的甲骨契文气息相通。仔细观察,罗氏临书作品写得谨慎小心,规范划一,五个“于”字几乎一模一样,没有太大的变化,结体中宫紧敛,点画盾感温润,起笔藏锋,中锋运行,收笔一如起笔,整肃斩齐。粗细、轻重。提拉的变化含蓄而微妙,毫无突兀之处。图二的集字联写得雄浑刚健,“三、六、学”与“五、凤、雨、康”等字,呈舒展奔放之态,字形宽博开张,相比之下,“德。道、大、教”与“十、年、占”等字,则呈内敛紧密之状,整体形成了强烈的节奏感,很明显无论是点画线条还是字体结构,均吸收了篆意雅化了甲骨文字,强调了中锋用笔的力度与韵味。例图三是一副八言联,与前二者相比不同之处有三,其一,结体恣肆纵放,中宫宽绰,间架疏朗;其二,转折方处见方,圆处更圆,尤为灵动活泼;其三,线条粗细反差明显,以瘦劲取妍。罗氏联语书法的落款,大多上款偏上,下款在中部位置,疏密有致,大小适中,与整体十分协调妥贴。罗振玉作为儒家学者,信奉严正规范,用笔含而不露,不仿效契刻两头失锐出锋的刀味,旨在使甲骨书法体现出风骨内涵的书卷气息与儒雅风味。罗氏生性保守,格守传统,在甲骨文书法艺术上亦选择了整肃规范,平正工稳之路,淡化了甲骨的刀契刻凿之痕,走近金文小篆,独创一家风貌,这是非常明智的选择。由于甲骨文字可供使用的单字较少,创作时集字成文较为困难,罗振玉在这方面做得相当认真,从不随意臆造或妄加改纂,坚持科学的态度进行集字创作甲骨文书法。然应当看到,罗氏的甲骨文书法由于过于注重规范严谨,因而缺少了一些变化,某些点画与结体上暴露了诸多僵滞与刻板的成份,几成“馆阁”,作为早期的先哲大家,没有提供甲骨书法创作更深,更广泛的发展象限,这也许是后学对他的愿望与苛求。
    最后想提及的是《中国书画报》2002年5月16日第39期刊发了“走在通往古典审美之途”一文,并附罗振玉的八言联一件(见图四),文下有一副标题:“罗振玉及其金文书法”。有文云:“此副金文联‘自天降康与人无竟,如川方至受福至多’,”笔法涩畅雅爽,线造型起伏跌宕,富于节奏韵律,结体变化丰富,神采奕奕,时出奇趣。如联中“天”、“康”、“川”、“受”等字,笔法不仅多变,结体亦奇特诡异,姿态怡人,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对罗氏书法的描述与评价并不为过,确切又合度。然称此八言联为金文书法,余不敢苟同。罗振玉学识渊博,精研各种法迹、鼎彝、碑碣、墓志、砖瓦、简牍等,无所不通,并临习各种书体,对金文的临习最多,因而他创作的甲骨文书法往往带有金文意趣,但不能将这样的甲骨书法称之为金文书法,就象汉简书法带有隶书意趣不能称之为隶书书法一样。此人言联系罗振玉编撰的《集殷墟文字楹帖》第153条楹联书法。上下联句共有16个字,其中“自、降、康、人、方、至、无、既、多”九个字,在甲、金书体中均有出处,结体上都较为接近;“天、福、竞、川、受”五个字,在甲、金书体中亦共有,但罗氏采用的是甲骨书体;“与”字在金文中单独存在,而甲骨文中没有,一般借用“兴”字为“与”,故八言联中“与”实际上应释为“兴”,这是一个甲骨文借用宇。如果这是金文书法,“与”字完全可以采用金文文字,不必借用甲骨文“兴”字。‘加”字为甲骨文字,金文“如”字为女字重见,不从口。固然,金文书法与甲骨文书法在字形上有诸多共同之处,后期的甲骨文字与早期的金文尤为显而易见。然而,当我们将二者作一比较时,只能将成熟时期的代表作品的特征作为依据。甲骨文当以殷商为盛期,其主要特征系刀刻为主,点画瘦劲,遒丽刚健,以方为主。金文当以西周为鼎盛期,文字大多系浇铸而就,古拙浑厚,以圆为主。这件书法作品单从字形上看与金文(或钟鼎文)相去甚远。因而不能称其为金文书法,叫甲骨文书法较为确切。《中国书画报》在书画界拥有较多的读者,影响面较大,由于编辑把关上的疏忽,遂将甲、金书法混淆。为了使容易混淆的东西不再混淆,以免误导,于此题外补文正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