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墟申遗成功之后的再思考

2018-11-21 10:37 人评论

中国第一个文化遗产日期间,“安阳殷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是给全球华夏儿女一份崇高的荣誉!亦是一份重大责任。    “殷墟”家园守护什么?  殷墟科学发掘举世瞩目,在中国20世纪的考古发掘中,其时间最长、规模最大、获得的成果也最大:  发现了沉睡地下3000多年的古汉字――被誉为汉字“鼻祖”的甲骨文。百多年来,出土甲骨片达15万片,甲骨文单字约5000个(已释读1000多字)。它是殷商文明宏大的信息史料宝库,研究甲骨文已经形成了一门国际“显学”――甲骨学。  发现了标志世界

中国第一个文化遗产日期间,“安阳殷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是给全球华夏儿女一份崇高的荣誉!亦是一份重大责任。
  
  “殷墟”家园守护什么?

  殷墟科学发掘举世瞩目,在中国20世纪的考古发掘中,其时间最长、规模最大、获得的成果也最大:

  发现了沉睡地下3000多年的古汉字――被誉为汉字“鼻祖”的甲骨文。百多年来,出土甲骨片达15万片,甲骨文单字约5000个(已释读1000多字)。它是殷商文明宏大的信息史料宝库,研究甲骨文已经形成了一门国际“显学”――甲骨学。

  发现了标志世界古代科学技术高峰的结晶――青铜器。这证明中国是最早进入青铜时代的国家之一。

  发现了殷商王朝都城――殷墟遗址。已探明的遗址,包括王朝宫殿、宗庙、王陵、祭祀坑、手工作坊、城市道路、壕沟等等。

  上述考古发现,雄辩地证实了中国商代社会已具有人类古代文明发达的重要标志:文字、青铜器、城市。世人没有料到,从发现一片甲骨文而引发的殷墟考古发掘,结果挖出了一个沉睡地下3000多年的殷代古都,挖出了一个堪称世界文明古国的殷商王朝。

  从这个意义上说,殷墟的“灵魂”可以说是“甲骨文”。没有甲骨文,就没有殷墟的发现。由于甲骨文是当今世界上最宏大、最丰富的古代文明信息库,世人研究古代史,不可能不涉及甲骨文。

  有人认为“殷墟入遗,就是甲骨文入遗”。

  ――此论不妥。据发布殷墟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报道,并没有明确甲骨文同时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问题。大家都知道,东巴文字比甲骨文年岁晚得多,然而《东巴古籍文献》已于2003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记忆文化遗产名录。而甲骨文的申遗,还多是停留在呼吁阶段。

  甲骨文普及之“怪现状”

  “殷墟”申报“世遗”成功之后,更需要正确地、系统地了解“殷墟”的科学知识和历史常识。

  就甲骨文学术研究方面而言,近百年来,中外学者研究成果斐然。纪念甲骨文发现100周年时,中国社会科学院宋镇豪先生公布统计,自1899年至1999年6月,海内外公开发表的有关甲骨文或商史论著达10946种,作者达3833人,其中中国大陆和台、港、澳地区合计3332人,外国人501人。甲骨文,早期出土是一堆霉烂、破损、残缺、无序的甲骨,从混沌一片,到当今科学论著上万种,这在世界考古史上是空前而伟大的奇迹!

  必须看到甲骨学一方面蓬勃发展,另一方面其社会普及工作又远不到位。

  2004年,上海以5280万元的天价拍卖20片甲骨片之后,引起社会上甲骨热的加温。这本来是件好事,然而由于甲骨文知识不够普及,却出现了许多事与愿违的现象:

  其一,日前,在南京某布料城,商家以醒目的商品介绍:“大甲骨文”、“小甲骨文”布料。据业主讲:“甲骨文,很漂亮,受欢迎,选购的人不少。”询问:“这是真的甲骨文字么?”她说:“我没有见过甲骨文,这都是由上海一位专家书写,高价买来的样稿加工印制的。”笔者买了两块大、小甲骨文布料,反复研究,无法证明是正宗的甲骨文字。

  其二,2004年,笔者访问台湾前,撰写了一篇《南京与甲骨文》文稿,参加台湾学术会议,纪念殷墟甲骨文YH127坑在南京室内发掘、整理68周年。好心记者将此文改成新闻稿,在南京某报发表。出乎意料的是改写文稿中有10多处差错。如确认此文,则甲骨学历史要改写。虽作更正,误导却不可能彻底清除。这种尴尬,客观地讲,问题在于甲骨文知识在媒体群中普及不够而致,难怪、难免。

  其三,近年来,我收到许多朋友用“甲骨文字”书写的“大作”,内容广泛而丰富,如王羲之《兰亭序》、唐诗几百首等等,其文字量都在几百、几千之上。拜读之下,深感作者的毅力惊人。同时,这些朋友致力于甲骨文当今运用的追求,令人钦佩。但是,长篇大作有个现实问题,即可用的甲骨文字远远不足付用。而所有作者对此都是先用通假,通假不成,就亲自制造“甲骨文字”。要知道,古文字,可不是现代人创造的!

  其四,有的书法家、美学评论家,把甲骨文作为金文点评、推荐。也有名人把非甲骨文书法作品作为精品推荐给国际性组织收藏,等等。虽然这些并非故意扭曲,但效果不佳,还有误导社会之嫌。殷墟申遗之后,我们中国人要力戒此类事情的再度发生!

  上述种种,原因众多,有主观,有客观,归根一句话:甲骨文承传不普遍。不是某些人“无知”,而是人们难于“得知”。甲骨文学术著作成果累累,但专著书价昂贵,内容深奥难懂,印书量小,欲求难得。而甲骨文发现100多年,全国还没有一本普及型甲骨文刊物。近年来,通俗甲骨文图书有所增加,但远远满足不了社会需要。

  甲骨文,我们如何来传承

  甲骨文的功劳,不仅证明了殷商古都的存在,更重要的是它告诉世人,中华五千年文明史,不是神话传说,而是一部信史。同时,它又是研究人类古代文明发展史的不可多得的珍贵史料。因此保护甲骨文遗产,传承甲骨文化,是守护中华精神家园、也是守护人类古代文明精神家园的神圣使命。

  但是,从甲骨文“提高”与“普及”两方面来看,普及大大滞后于提高。缺乏长远的传承基础工作手段,没有面向社会的权威性的展示平台,没有传递学者与民间交流新鲜成果的阵地,没有充足的相应青年人才,没有稳定的资金支撑。

  “滞后”现象需要改变,也可能改变。甲骨文是国宝,其普及与提高的重大举措,离不开国家的主导,离不开政府的政策、资金等方面的支持。

  重视传承甲骨文,不是崇尚鬼神,不是复古,而是去伪存真,剔除糟粕,保存精华,最大限度地发掘、吸收、消化、应用甲骨文内涵丰富的科学价值、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的资源,激励民族的自豪感、自尊心、自信心,同心协力,为建设今天的现代化,创立中国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焕发古老文明大国的青春活力,实现中华民族全面复兴与和平发展的伟大理想。

  甲骨文如何传承,借海外版一角,呐喊几句。

  (一)可以考虑建立国家级甲骨文博物馆

  优秀的博物馆,就是一部物化的人类社会发展史。

  新中国,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博物馆事业日趋兴旺,美中不足的是没有甲骨文博物馆面世。殷墟申遗成功后,安阳20世纪出土之三大发现――殷墟甲骨文、殷商青铜器、殷墟遗址,三者如何保护与和谐发展?最佳出路是在保存好殷墟遗址的同时,建立殷墟甲骨文博物馆、殷商青铜器博物馆,使三者在殷墟古都遗址圣土之上相互辉映,形成中国古代文明“金字塔”的世界效应。

  建立这种独特的博物馆,其核心内容,既要展现历史轨迹,又要集现代高科技手段之大成,充分运用卜辞中古代社会的史料和考古成果,把殷商社会文明的面貌,例如《甲骨文合集》所列的四大类、22小类等内容,去粗存精地活生生地呈现在观众面前,让观众形象地、立体地看到古代中国文明的灿烂光辉。让世人感悟到今天中国的成功,绝非偶然,它根植于几千年的文明沃土。建立甲骨文博物馆,我认为现在已具备条件:1,保护甲骨文化遗产是我国国策;2,出土实物充足,研究成果丰硕;3,文物主管部门,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历史所和安阳地方政府等,已作了大量基础工作,有实践经验;4,台湾学界热情支持。

  (二)可以考虑建立中国甲骨文基金会

  甲骨文的远古,难懂,博大精深,这显示它品格高雅,价值连城。同时,也带来学术研究发展的艰难性,成果不易短期见效,难于“以文养文”,难与市场经济接轨。特别需要政策扶持,社会支助。我在海内外遇到许多朋友,听了甲骨文介绍,他们都为甲骨文自豪,乐意效力。但是,由于缺乏一种合作机制,不便组织、吸引他们的支助。

  长期实践证明,成立全国甲骨文基金会,是甲骨文事业从现在辉煌走向更辉煌,又好又快的康庄大道。孔子基金会的成功,就是一例。

  (三)编辑、出版《甲骨文合集释译系列丛书》

  《丛书》以《甲骨文合集》分类22小类为纲目,每一小类为一集。现在《合集》的考释内容和隶定文字深奥难懂,除专家能够运用外,在社会民间普及方面难以发挥作用。经过深入浅出的精心释译,先祖的智慧、文明精华,才能渗入子孙后代的骨髓,世代相传。这项工程,看似普通,实际是惠及子孙的千秋大业。这项工程本质上是《合集》的继续,特别需要请老一代学者参与,需要老一辈与年轻一代合作。这样既出成果,又出人才。建议主管部门要不失时机,抓紧组织。拖延时日,将会失去老前辈宝贵学识的支撑。

  (四)建立中国甲骨文函授大学

  这个大学是国家正规教育的补充,其宗旨在于为国家培养甲骨学急用人才和后续人才。教育重质量,发专业学历证书。着重为各省、市、县文物工作干部、中小学有关教师、新闻记者、出版社编辑、外事翻译,以及工艺美术、广告设计相关人员“充电”,补甲骨文化的一课。同时,也为书法界人士选学甲骨文专业知识、完善古文字学修养提供方便。

  有朋友讲:这些建议有价值,但难度大。这话有一定道理。但是,现实往往有困难,也有机遇。生活中常常是有了理想,才有奋斗志向!如果一个人、一个团队没有任何志向,人生有何价值?团队有何必要?民族有何希望?关键是现实生活中有没有这种需要和可能。有需要,又有可能,那就应该百折不挠、为之奋斗!当今中国可谓千年难逢的盛世,是办大事、办好事的最佳时日,大家努力,必有大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