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住那段令人仰止的辉煌

2018-11-21 10:36 人评论

70年前,中国考古史发生了一件震惊中外的大事---殷墟 YH127甲骨坑在南京室内发掘。这次出土的甲骨片有17096片,上面的文字内容涉及殷商时期的社会、经济、军事、历法、天文、气象、医学、渔牧、农业等各方面一而且还发现了朱墨毛笔书写现象。无论是出土数量还是学术价值,这次发现值得大书特书一笔。 10且28日至30日,“纪念YH127甲骨坑南京室内发掘7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南京博物院举行。来自北京、南京、安阳、台湾,以及俄罗斯、日本的百余位专家、学者和书法家出席了这次盛会。 当年发现

70年前,中国考古史发生了一件震惊中外的大事---殷墟 YH127甲骨坑在南京室内发掘。这次出土的甲骨片有17096片,上面的文字内容涉及殷商时期的社会、经济、军事、历法、天文、气象、医学、渔牧、农业等各方面一而且还发现了朱墨毛笔书写现象。无论是出土数量还是学术价值,这次发现值得大书特书一笔。

    10且28日至30日,“纪念YH127甲骨坑南京室内发掘70周年学术研讨会”在南京博物院举行。来自北京、南京、安阳、台湾,以及俄罗斯、日本的百余位专家、学者和书法家出席了这次盛会。

    当年发现 YH127坑的学者石璋如曾经说,南京特别应该开展纪念甲骨文研究活动,因为南京是殷墟科学发掘所得甲骨的集中研究地点,从1928至1937年间的15次挖掘所得的甲骨均集中在这里,尤其,这里还进行过YH127室内发掘工作。

    这次研讨活动由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界联合会、江苏省甲骨文学会、中国社会科学院甲骨文殷商史研究中心和中国殷商文化学会联合主办,参加研讨的学者为会议提供论文70余篇,内容涉及YH127坑南京室内发掘及甲骨文字的方方面面。

    研讨会由江苏省甲骨文学会会长徐自学主持。与会者精彩的发言使研讨活动高潮迭起。

    70年前,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的学者石璋如和王湘,滦入到殷墟YH127坑内,在只能容身两人的坑中发现了不可计数的大龟片。两人意识到,这是一个甲骨的富矿。由于甲骨太多,而且时值炎夏,他们决定将YH127坑整体运往南京,慢慢发掘。考古队员们将富含甲骨的地层挖成一个圆柱体,请当地的木匠作了一个硕大无朋的木箱,在没有任何先进设备的情况下,吊着木箱从上往下套,花了四天四夜时间,才将坑中甲骨装人木箱运往南京。这是一次艰苦的运输,石璋如先生当年回忆说:“我们逢山开路,遇水架桥,这个大家伙害人不浅!”为了纪念这次重大的考古发掘,当时的中央研究院院长蔡元培和中研院所属的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傅斯年授意,在YH127坑运抵南京尚未发掘之前,聘请著名的石工照原物用汉白珊刻一个缩小的精确模型。这个模型现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

    研讨会上,著名学者董作宾先生的儿子、来自台湾的董敏的发言把与会人士带回了一段久远的回忆。今年70岁的董敏自称是YH127坑的弟弟。他讲述了监当年在“史语所”研究YH127坑甲骨文时的一些往事。YH127坑甲骨文研究正值抗战删期,纷飞的战火使社会动荡不安,“史语所”从南京一迁再迁,董作宾先生也随着这些甲骨颠沛流离。但每有可能工作,他都会劳作到深夜,甚至通宵达旦,夜里饿了,就靠一两块白薯充饥。在四川,他的工作室点着一盏菜油灯,这种灯烟气非常重,他深夜归家时常常被烟熏得黑鼻子黑眼,像个“卡通人”,让家人看了既怕又笑。董作宾先生视研究为生命的精神赢得与会者长时间的掌声。

    台湾“中研院史语所”的专家蔡哲茂也应邀出席会议。他带来的YH127坑甲骨文在台湾研究进展的有关资料和图片,给会议注人了一股清风。这次会议还提出了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就是甲骨文的研究与书写不应该分离。当下,我们的状况是写甲骨文书法的不搞研究、研究甲骨文的不写书法,这就容易使研究者纸上谈兵、书写者流于形式。会议号召甲骨文的研究者与书写者互通有无,使甲骨文这一中国独有的文什精粹得到很好的继承和发扬。

    为了配合这次会议,主办单位在会议期间举行了甲骨文书法篆刻展,展出了中外书法篆篆刻家的作品200余件,为学术研讨活动增添了一丝金石翰墨之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