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三要地”

2018-11-21 10:21 人评论

1999年春,江苏省甲骨文学会在省委、省政府关怀下,并在主管部门省社科联和学会挂靠单位江苏省教育工会的支持下,在南京举办了纪念甲骨文发现100周年庆典活动,隆重召开了“甲骨文与商代文明国际学术研讨会”。这是一百年来,南京第一次召开的甲骨学盛会。消息传到台湾省,被誉为“考古人瑞”的中国第一代考古学泰斗石樟如院士,特地从台湾给我们甲骨文学会送来他的录音带,表示共同庆祝盛会的召开。 石老先生在录音带里兴奋地说:“现代甲骨文的研究已经国际化了,世界各地均有专家在研究,也就是说世界各地均可举办甲骨出

1999年春,江苏省甲骨文学会在省委、省政府关怀下,并在主管部门省社科联和学会挂靠单位江苏省教育工会的支持下,在南京举办了纪念甲骨文发现100周年庆典活动,隆重召开了“甲骨文与商代文明国际学术研讨会”。这是一百年来,南京第一次召开的甲骨学盛会。消息传到台湾省,被誉为“考古人瑞”的中国第一代考古学泰斗石樟如院士,特地从台湾给我们甲骨文学会送来他的录音带,表示共同庆祝盛会的召开。

    石老先生在录音带里兴奋地说:“现代甲骨文的研究已经国际化了,世界各地均有专家在研究,也就是说世界各地均可举办甲骨出土百年纪念大会,不过其中有三个地点特别值得注意,并应该扩大举行。

    第一个地点是安阳,那是甲骨文出土的圣地,是甲骨文老家,在那里不但是要扩大举行,凡研究甲骨文的人,还应该都去朝圣。

    第二个地点是在北京,因为北京是甲骨文字发现的地方。1899年刘鹗在王懿荣家,若王懿荣不害那场病,也不会买龟版煎药,刘鹗若不看龟版,也不会发现其上有文字,王、刘若不是金石学家,有文字,也不相干,恰巧王、刘都是金石学家,机会巧合,甲骨文才得以发现。四年后1903年刘鹗出版了《铁云藏龟》一书,是甲骨文的第一本著作,所以北京这个地点,应该扩大举行。

    第三个地点就是南京了,因为南京是殷墟科学发掘所得的甲骨集中研究的地点,从1928-1937年,十年间十五次发掘所得甲骨文均集中在这里,并在这里还举行过室内甲骨文发掘工作。研究甲骨文的学者,都知道YH127坑出有一万七千多片甲骨,恐怕很少有人注意有大部分甲骨是从南京发掘出来的,这是距今(1999年)六十三年的事情了”。

    石老风趣地发问:“大家闭目想一想,除了安阳发掘出土大批甲骨文之外,还有什么地方出土过大批甲骨文,恐怕只有南京了。所以在南京这个地方更应该扩大赔来举行庆祝纪念。”(石璋如口述录音)

    YH127坑在南京室内发掘、研究,非同寻常,意义重大。从考古史来看,这是前所未有的创举,从室内发掘的数量而论,它占了百年来殷墟出土甲骨片总量(15万)的十分之一还多!可见南京在殷墟科学发掘甲骨文的历程中,占何等重要的历史地位。

    改革开放以来,凡来到南京访问的港台和国外的甲骨学者都要到史语所原址“朝拜”(今南京古生物所办公地址)。1997年,我接待日本甲骨文书法家访华团,有位团长成家先生见面最关心的是询问“史语所”原址是否还存在?得悉“原址”保存完好,急切地想去看看。当他看到原址房屋完好,环境幽美,非常高兴,并拍了照片带回日本。1998年,殷墟科学发掘第一人、甲骨学奠基者董作宾之子、台湾著名甲骨学者董玉京先生访问南京时十分关心史语所原址,他拍的有关照片在香港遗失后,特地来函请设法为他补救。同时还探讨了“史语所”遗址今后有否保存开放的前景。

    民国时期,甲骨文研究中心在南京。新中国成立以来,甲骨文研究中心移到了北京。目前研究队伍、研究成果较民国时期有了很大的发展。

    历史上,南京作为甲骨“三要地”之一,而当今又如何呢?

    笔者认为南京目前有二点值得一提:

    其一,南京博物院目前收藏甲骨片数量名列全国省市博物院(馆)前茅。据1934年从事殷墟科学发掘的大陆最著名的甲骨学权威胡厚宣先生,经过20多年普查25个省市收藏甲骨的情况,于1992年在台湾“史语所”讲演时公布:山东省博物馆藏5468片;上海市博物馆藏5275片;南京博物院藏2921片;天津市历史博物馆藏1847片。……2004年南博举办院藏甲骨片展览,展出藏品1500件,这在同类展览中名列前位。

    其二,南京近10年,是中外甲骨文书法交流的“要地”之一。1995年,江苏省在南京成立了大陆唯一的一个省级甲骨学独立法人社团,它先后会同安阳、台湾甲骨学会在南京举办过6次全国性、国际性甲骨文书法专题展览和相应的学术研讨会。目前,收藏中外甲骨书法作品达1000余幅,这在海内外是收藏数量最多的一家。

    南京地区有志于研究甲骨文的朋友为数不少,以往都是各自为战,现在已形成了团体。目前,江苏省甲骨文学会南京的会员占近50%。今年春,南京市在省、市有关领导支持下,成立了甲骨文研究会。这在全国省会城市中是第一个。南京的甲骨学者、爱好者都继承了甲骨学先贤的优良传统,富有奉献精神,热爱甲骨学事业,热心关注南京甲骨文化事业的发展。

    几年前,我曾经同南京学者议论过甲骨文化如何为南京建设历史文化名城服务的课题。当时,议论过几件事:一是从历史角度考虑,“史语所”原址有开放的价值,建议政府支持有关部门策划恢复“史语所”原址。并会同台湾甲骨学界共同努力征集有关“南京发掘”甲骨文的史料、实物,逐步发展、形成南京甲骨文陈列馆或博物馆;二是建议南京创建“汉字科学馆”,同江浦的林散之、肖娴、高二适、胡小石(著名甲骨学者)四个名人陈列馆相配套,使江浦四个名人陈列馆充分发挥作用,推进江浦成为南京、江苏的民族传统文化与现代科学文化的“特区”。为汉字、汉文化走向世界,提供学术、艺术和科学的“乐园”。三是创作一部“甲骨文与南京”的文献电视片。脚本初稿已脱手,只欠东风。四是出版一套反映当代甲骨文研究新成果的普及读物。为培养青年甲骨学人才,做出文化大省的贡献。由于种种原因,这些议论尚在闲谈之中。如果实现这些项目,对建设南京国际文化名城、建设江苏文化大省,发展海峡两岸学术合作、交流,弘扬中华优秀文化,都有现实意义。

    从南京、江苏实力来说,办这些事并非难事。说不难也不现实,生活中的难点有两个:一是“共识”;二是要有“保驾护航”的政策,要有政府支持。有人说:“钱是第一!”我的实践体会“共识”是第一位,没有共识,有钱也不会向你倾斜!再说民族传统文化,必须要有国家的保护。否则,成功的项目也会消亡。有了“共识”,有了政府“护航”,没有钱可以有钱,没有人才可以有人才。有了“共识”,政府和民间的财力才有扶植的可能。

    我想,如能“梦想”成真,那是纪念“南京发掘”的最好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