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室内发掘”

2018-11-21 10:20 人评论

“南京室内发掘”,是民国时期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下简称史语所),坐落南京期间,主持完成的一项特别重大的殷墟甲骨文发掘工程。 “史语所”1928年秋成立于广州,曾迁北平、上海,1934年定居南京。原址位于北极阁山下今古生物研究所。当年史语所的任务主要管殷墟发掘工程。1928—1937年它先后组织 15次殷墟科学发掘。其中第 13次发掘发现了 YH127坑——殷商王朝甲骨“档案库”。此“库”窖藏甲骨片一万七千多片,占15次发掘出土甲骨片总数(24918片)的68.6%,这个名扬四海的YH1

“南京室内发掘”,是民国时期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下简称史语所),坐落南京期间,主持完成的一项特别重大的殷墟甲骨文发掘工程。

   “史语所”1928年秋成立于广州,曾迁北平、上海,1934年定居南京。原址位于北极阁山下今古生物研究所。当年史语所的任务主要管殷墟发掘工程。1928—1937年它先后组织 15次殷墟科学发掘。其中第 13次发掘发现了 YH127坑——殷商王朝甲骨“档案库”。此“库”窖藏甲骨片一万七千多片,占15次发掘出土甲骨片总数(24918片)的68.6%,这个名扬四海的YH127坑的科学发掘是在南京完成的。“南京室内发掘”在甲骨文发掘史上,居有何等重要的位置不言而喻!她是南京历史名城一道不落的彩虹,是南京人的骄傲!

    南京发掘殷墟甲骨文,听起来似乎是神话,多数南京人都不知道有这回事,然而它是千真万确的。在五年前(1999),这个“神话”故事里的“主人翁”百岁老人石璋如先生,曾在台湾为我们讲述了他亲身经历的这个神奇的故事——“南京发掘”。

    石璋如先生,1931年起从事殷墟发掘考古工作。1949年定居台湾。安阳殷墟科学发掘15次,他亲身参加了十二次。YH127坑,是他参加第13次殷墟发掘时发现并主持转运南京发掘的。他回忆往事,如数家珍,讲述南京发掘详实。生动、感人。时隔60多年的今天,有一位创造历史的人为我们讲述历史,这是具有文献价值的史料,字字值千金。石老先生的回忆录,为我们了解南京发掘提供了珍贵的历史画卷。

    石老回忆说:“YH127坑是甲骨学史上的一件大事,让我简单的报告一下这个故事的经过”。(笔者按:第十三次殷墟发掘于1936年3月18日开工,原计划于6月12日结束。在6月12日这天中午12点,工作人员又发现了一个灰坑。这是发掘所挖的127个窑穴的最后一个,所以编为YH127坑。)

   “1936年6月12日下午四时,在坑的东北壁出了一小片字甲。接着向下愈出愈多,天已黑了,不得不停止,计有760片。把坑盖好,夜里嘱长工看守,第二天接着发掘,坑径只有二公尺左右,其中只能容纳二人工作,因为这是重要发现,特由王湘先生和我亲自发掘。大龟版一片挨一片的满坑都是,简直无法下脚,工作是由前向后退着干,不能容纳二人时,我先退出;最后王湘先生也无立足之地的时候,只好把坑壁打开了一个大口,让他出来;等照相后,把甲骨起出,其下仍有许多,但不知尚有多深。于是十四日改变办法把甲骨坑变成甲骨柱,从前是挖心,现在是剥皮,并想把甲骨柱装入一个大木箱中运回南京发掘,同时与城内的木匠接洽。他们来一看,即说没有这样大的材料,回去连夜找大树,锯厚板,把材料运到工作地来做。因为箱子太大,正方二公尺,高1公尺多,无法在坑底转动。于是在空中吊起,由上直向下套;又由于彰德日报宣传,研究院发现一个大龟壳,装一个大箱;惹的附近的人都来看热闹。经过四天四夜艰苦工作,把灰坑甲骨装入大木箱后,向上运,坑深约5公尺,因为太重了,两天的工夫才运上来。(图四)

    下一步是把大箱子运抵火车站,安阳最有运输能力的人叫作李绍虞,是我们办事处的西邻,与董作宾先生是好朋友,曾是安葬袁世凯“大总统”时的杠房灵车总指挥,非常有名气,他愿意帮忙,不过杠房的能力不够,仅能供给材料,要他寻找人力。说定后,他用双杠式把箱子捆扎起来,好象抬轿式,用八八64人来抬,并有6人帮忙共70人,并在当地训练,他提了一面铜锣,他说:“第一声,各就各位;第二声,杠子上肩;第三声,扶杠挺胸,第四声,开步走”说了之后即依序执行。第一声,第二声顺利进行,第三声扶杠挺胸的时候只听嘎喳一声,两根红漆大杠被折断了,箱子未动,工人星散,怎么办呢?我们只好把箱子打开,取出一部分土块又把箱子锯去一段以减轻重量。我们的工人们自组团体来运输,他们借了两根榆木大梁,据说榆木只能弯,,不会断,改变方法作十字形捆扎,用六八48人来抬,再用22人协助也是70人,因为十字形抬法有两个缺点:其一,是横面太宽,车路无法容纳,只能走麦田。其二,十字形捆扎,扛在箱顶;抬起来箱底距地面太近,碰到麦根的阻力,更增加它的重量。因为太重,三十步、四十步便要休息,距车站不过三里路,整整走两天。第一天的夜里,住宿在薛家庄南地。第二天傍晚箱子抬到铁轨上,工人们的勇气也不知从哪来了,围观的人高呼力加油,大箱子一气运上站台了。

    运上站台,天下大雨,一连五天,天晴后与车站交涉运输,他们一看这样重大的木箱,他们要请示南京下关车站,下车有无问题,等电报回来,可临上车时又发生问题,车门太窄,箱子太大,非开箱再装不可,经仔细策划,去掉两侧的箱带,勉强可上。由李景聃、魏善臣二位先生押车起运。

    郑州、平汉转陇海,顺利成行,徐州、陇海转津浦;困箱子太重压得车轴出了问题,不能过轨,经修复后才可成行。7月12 日接到南京史语所电报云,大箱子已运抵本所了,不过出了一个小乱子,撞伤了一名工人,需要赔偿。计从1936年6月12日发现起,到7月12日运抵南京本所止,中间恰恰一个月。

    运到南京后,董作宾、梁思永、胡厚宣诸位先生迫不及待的要看甲骨堆积的情形,于是揭开了室内发掘的序幕。室内发掘从容自在,每发掘一层先照像,再上一层玻璃纸,把每块甲骨的样子都描绘出来,在纸上编上号,在起的时候每号一版,每版装一纸盒;每层放在一个架子上,作的非常仔细,等着发掘完毕再来清洗,把号码写在甲骨上,从七月到九月一连三个月才发掘完毕,总计在安阳只发掘了三天,在南京则作了三个月。在安阳只发掘了一层,在南京则发掘了五层。在安阳出土的不超五千片,在南京却出了一万二千余片,安阳所出不足三分之一,南京所出超过了三分之二,可以说大批甲骨是在南京出土的,也可以说殷墟发掘,转移到南京发掘。”(石璋如口述录音)

    惊世“国宝”运达南京室内发掘,这个消息传出以后,引起南京极大的轰动,吸引了各界人士争向前来参观。“当时,不少达官贵人、政府要员也附庸风雅,前来参观。有一次,汪精卫亲临现场‘指导’工作。他指着土块说:‘哇,好一个大龟呀!’在场的学者先是哑然,继而相视而笑。汪看了半晌,又听介绍,临走时才恍然大悟:‘呀!原来是好多龟啊!’一时在南京传为笑谈”。(朱彦明《殷墟甲骨发现记》P194页)

    据文献记载,当年为了永久保存罕见的YH127坑的面貌,“史语所”曾经请了一位技艺高超的石匠,选用汉白玉雕琢一个YH127坑甲骨埋藏的标本。在标本体上刻着中央研究院院长、史语所所长、考古组主任、第13次安阳发掘和南京室内发掘的工作人员的名单。为制作这个模型,室内发掘工作推迟了一个月。遗憾的是这个珍贵的模型,在日寇侵占南京时失踪了,现在北京国家博物馆、安阳殷墟博物苑内展出的模型是后人用石膏仿制的。(图五)汉白玉原雕作品至今下落不明,祈望世人关注,有日重现南京!

    1937年日本侵华战争爆发,殷墟发掘中断。史语所学者,视出土甲骨为生命,携运数以万计甲骨片撤离南京,“流浪”内地,经长沙、桂林,取道越南到昆明,后到四川南溪。当时科研环境恶劣,生活异常困难,然而董作宾、胡厚宣等专家学者,忠心不移坚持研究127坑甲骨。抗日战争胜利后,史语所返回南京。董作宾以127坑出土甲骨研究的成果为主,编著成《殷墟文字乙编》上、中、下三辑,分别于1948年、1949年、1953年出版。